• <blockquote id="2u662"></blockquote>
  • 長城網:華北制藥員工:生命中飛過的“和平鴿”

    發布時間:2020-11-06 15:16:08 冀中能源

    稿件來源:長城網

    華北制藥員工:生命中飛過的“和平鴿”

    在華藥老廠區辦公樓的鐘表上,展翅飛翔的“和平鴿”成了華藥的“代言人”,她講述著華藥60多年來“為了人類健康”的發展故事、見證了一代代華藥人的奮斗歷程。而對華藥老員工劉彥林和潘志先來說,“和平鴿”還有著不同的人生意義。

     1.jpg

    (華北制藥外景)

    胸前的“和平鴿”

    一到華藥,看到鐘表上的‘和平鴿’,我就忍不住向‘和平鴿’敬禮。”回憶起1956年剛到華藥時的情景,85歲的劉彥林依然激動不已,“‘和平鴿’是為了世界和平呀!”

    在劉彥林書房的抽屜里,一枚“和平鴿”紀念章,把老人拉回到了1953年朝鮮戰場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。

    1953年初,劉彥林所在的文工團接到赴朝通知,跨過鴨綠江奔赴前線。為了適應戰地分散演出需要,劉彥林除了專業拉手風琴外,還學會了表演山東快書、相聲、單弦、大鼓......以便隨時邀請戰士們一起表演。

    一次演出中,在他的引導下,一個看上去只有十八九歲的年輕戰士,笑嘻嘻地走過來說:“我給大家來段山東快板。”說著就開始邊敲邊打。小戰士活靈活現的表演,惹得大伙拍手捶腿、笑得前仰后合。十幾天后,劉彥林他們聽說這里打了一場漂亮的襲擊戰,炸毀了敵人的一個炮兵陣地,又趕回來給他們慶功,沒想到這名小戰士卻在戰斗中犧牲了,他留下了一張血染的照片,上面寫著:小龍,我等你勝利歸來。秀秀。

    這讓劉彥林萬分難過,在他的著作《永遠唱不完的歌》中寫道:“萬惡的侵略者,你們讓多少父母失去子女,讓多少孩子成為孤兒,讓多少秀秀們生死離別!血債要用血來還!”

    戰爭是殘酷的,就在劉彥林奔走在戰地,為戰士們演出時,前線陣地無情的炮火震聾了他的雙耳,他只能含淚離開了戰斗了8年的部隊。一枚刻著“和平鴿”的抗美援朝紀念章和一張革命傷殘軍人證書,成了這段歷史的見證。

    今后漫長的人生之路,怎么走啊!”剛滿21歲的劉彥林,在經歷了革命戰爭血和火的考驗后,看到華北制藥廠樓上展翅飛翔的“和平鴿”,找到了答案……

     2.jpg

    (88歲的抗美援朝老兵潘志先。鄭建衛 攝)

    今年89歲的潘志先,最喜歡拿出那件別滿紀念章的藍色制服,細細撫摸每一枚紀念章,尤其是那枚“和平鴿”紀念章。

    1951年3月,潘志先隨部隊前往朝鮮戰場,那時正在進行第五次戰役,在朝鮮的山洞里,志愿軍戰士們靠壓縮餅干和雪水維持生活。就在此時,部隊接到命令,吃完晚飯開始總攻。“火箭炮開炮后,敵人的陣地變成了一片火海。”回憶起那晚的戰斗,老人仿佛又看到了戰友們舍身忘死的一幕。“當時,我們去了就沒想著活著回來,就想著要和敵人拼到底!”

     3.jpg

    (潘老在空軍航校時的留影。 張榮鵬 翻拍)

    回國后的潘志先,參加了空軍,后因為身體原因轉業回到石家莊。市政府轉業委員會建議他到華北制藥廠看看,廠房上的‘和平鴿’讓他駐足了:“紀念章上的‘和平鴿’是代表世界和平,這里的‘和平鴿’是為了生產好藥,治病救人......”

    工作中的“和平鴿”

    1958年4月,潘志先轉業到了華藥鏈霉素車間,先后做過消毒工、配料工、車間副主任、工會主席,并2次獲四化建設三等功。“我一看到紀念章,就懷念起犧牲的戰友,當時很多戰友都是因為缺醫少藥犧牲的,我必須要為生產好藥沖鋒陷陣。”

    和潘志先一樣在工作崗位上“沖鋒陷陣”的,還有同樣被“和平鴿”吸引而來的劉彥林。1956年,劉彥林脫下戎裝轉業到華藥籌備處,后到105車間分包裝崗位工作,華藥第一批合格產品下線,竟四次經過了他的雙手。“高興得整夜夜睡不著,寫了第一篇散文‘出生的嬰兒,我要告訴你’。”劉彥林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依然熱淚盈眶。“初生的寶貝啊,你這難產的嬌兒,當你經過一道道工序來到成品檢查室的時候,工友們拿起你看啊,看啊... ...喜悅的眼里漸漸涌滿了晶瑩的淚水......”

    也許是朝鮮戰場讓劉彥林更懂得了生命的意義,他開始寫生活手記、學習筆記,記錄藥廠發生的故事。耳朵聽不見,他就用紙筆和同事交流,只上過五年小學的他,起初連個完整的句子都寫不全,但他卻頑強地堅持著,用20年時間寫了400多萬字,并完成了被譽為“中國醫藥工人三部曲”的小說《東風浩蕩》《春風得意》《三月超》,用文學方式記錄下我國醫藥工業發展的變遷。

     4.jpg

    (熱愛寫作的劉彥林)

    他在回憶傳記《吐不盡的深情》中寫道: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,我已不再把寫作視為可有可無的業余愛好,而是當做自己應盡的社會職責,一種責任感、使命感,促使我心甘情愿自找這份苦吃。在劉彥林老人那枚刻有和平鴿的“和平萬歲”勝利紀念章旁,他留下這樣一段文字:“這些能夠見證歷史的紀念品,時時發出警示:不忘初心,信仰堅貞,中華精神,代代傳承。”

    和平鴿”飛進下一代

    在父輩的影響下,“和平鴿”也同時飛進了兩個不同的大家庭。在潘志先老人家,一張照片格外引人注目。照片上潘老穿著那件別滿紀念章的深藍色制服,兒子潘立君和孫子潘嘉博分站兩側。

    5.jpg 

    (潘志先及其兒孫)

    我、老伴、兒子、女兒、兒媳、孫子,都是華藥人,他們在不同崗位,都獨當一面。”潘老掰著手指頭,講述著三代華藥人的故事。兒子是工程師、兒媳是會計師、孫子是銷售員... ...在華藥遇到困難的時候,有高薪企業找到潘立君,但他并沒有動心,他知道父親希望他堅守著為了醫藥事業和華藥奉獻畢生力量的諾言。

    劉彥林也同樣擁有著幸福美滿的華藥大家庭,兩個兒媳、一個兒子都是華藥人。在他看來:想到華藥,就想到了親人、同事和朋友,他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——歌唱華藥,歌唱祖國,歌唱偉大的新時代!

     

     6.jpg

    (獲得“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”紀念章的華藥老員工。左起分別是:宋文召、李寶珍、潘志先、李文彝、薛長卿、劉彥林。)

    如今,刻在紀念章上的“和平鴿”依然閃亮,他記載著志愿軍戰士們“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”的報國情;記錄著“我們什么都不需要,只要祖國知道我”的愛國志。

    70年過去了,今年10月,華藥包括劉彥林、潘志先在內的七位老人,獲得了“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”紀念章,在拿到紀念章的時候,老人們用粗糙的手指輕輕撫摸著金燦燦的紀念章。“和平鴿”從他們生命中飛過,從戰場到工廠,從愛國情到奮斗志,相信他們的精神也一定會在“和平鴿”的見證下代代相傳......(長城網記者 鄭建衛 張榮鵬  通訊員 李倩)


    亚洲成熟中老妇女视频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多多网